首  页
艺术家
山 水
花 鸟
人 物
册页卡纸
对 联
鼻烟壶
画廊资讯
画廊简介
启功与聂石樵 ::聊斋画廊
 
—最热文章—
 
1. 浅谈中青年画家作品的收藏与投资 [14308]
2. [行情]中国书画强势走高 [5182]
3. 拍卖与当代中国艺术品市场 [4118]
4. 韩美林和他的800只羊 [3692]

 
|   书画资讯   |   |   画廊资讯   |  
|  书画资讯>>书画博览>>启功与聂石樵
启功与聂石樵

2006-4-24



启功先生的大名,我是从1979年知道的。当时,中国书协刚刚成立,在一期《书法》杂志上,我看到了中国书协主席团的名单,其中就有启功先生。只是那时他还是副主席,主席是舒同先生。 yR竛砢鯳?
再后来,舒同先生退了,由启功先生接任主席。 ?lt;u曇K'u
那时候,我刚刚开始练习书法,还不怎么知道书法艺术的好坏高低。记得有一次我到书店买字帖,见到孙过庭的《书谱》,觉得一点也不好,就没有买。看到一本广西人叫什么李雁的出的一本作品集,觉得李先生的字写得真是好,刚劲有力,就买了下来。今天看来,当年的选择实在可笑。有时候看到很多现在的“书法家”写得字还像那位李先生,审美水平也停留在我当年的水平,就暗暗好笑。 Zz饺A*惸誰
但启先生的字与众不同,娟秀绝伦,字里行间都充溢着书卷气,我当时就十分的喜欢。在四川大学读书的时候,曾经为了舒同先生的书法是否是好书法和中文系一位江西籍同学吵了一架,他坚决维护江西人的形象,说舒同先生的书法很好,而我则坚决认为舒同先生的书法实在不怎么样,当书协主席主要还是因为他当时的政治地位。结果我们二人的谈话不欢而散。其实那时书协主席已经是启功先生了。 ???&霑W
1987年到1991年,我在西安交通大学工作。1990年底,因为专业不对口,工作不顺心,我想去读博士。正好在北京师范大学读博士的老同学刘石给我来了一封信,说师大中文系的教授聂石樵先生明年要招博士生,而且想招历史系学古代史专业的学生,他觉得我比较合适,就向聂先生推荐了我,要我抽时间到北京一趟,和先生见见面。12月初,我正好出差到北京,就到师大去了一趟,见到了聂先生。晤谈之后,聂先生非常满意,说我将来入校之后,可以将我挂在启功先生名下,要我回去准备考试。我当时没有明白是什么意思,觉得是件好事,就愉快地答应了。回西安后,我就抓紧时间复习。同事们知道我要考启功先生的博士生,都觉得我很胆大,我却心里有数。不久,聂先生给我来了一封信,说师大中文系有一位青年教师也要考博士,而且指明非要考启功先生的,但启功名下的博士生名额只有一个。因为是同事,不好拒绝,问我愿不愿意挂在他的名下,给他当博士生。我给先生回信说:我考博士生是为了读书长学问,不是为了靠哪个名人。 *?&祙(?
1991年秋,我进入北师大中文系攻读博士学位。我们那一届同学一共7个人。进校以后我才知道,聂先生作为启功先生的副导师,已经替启先生带了好几届博士生了。如今聂先生单独招生,我是他老人家的第一个博士生。而替启功先生指导博士生的任务,又因此而转到了师母邓魁英教授的身上。 3X碇:?
因为导师是聂先生,我想去见启功先生就颇为不便。但毕竟有这样的渊源关系,我还是有机会见到了启先生。当我站在启先生面前的时候,启先生和我想象中的样子并没有太大的差别,和蔼可亲,风趣幽默。我们闲谈了一个多小时,我把我写的字拿给他看,他就笑了,说自己成了写字专业户了。看了我的字,又说气息不错,书卷气浓,可以好好努力。听了先生的夸赞,我心里十分高兴。从此以后,每逢节日,我总要到先生那里去看看。 ?;冶/循
见得多了,蒙在先生身上的神光也就慢慢褪去。和蔼的启先生对任何人都和善友好,从来没有什么架子。问他老人家问题,也总是有问必答。先生学问渊博不必说,特别是关于近代书画以及逸闻趣事,总能娓娓道来,引人入胜,和先生聊天,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关于这个方面,大家谈的实在太多了,我也就不多谈了。 &3筩
1994年我毕业到中国人民大学工作,还经常去看望先生。先生此时年纪渐老,但记忆力仍然很好。谈到高兴的地方,笑起来像个孩子。但我从北师大毕业重新进入高校工作之后发现,现代中国的高校,基本像是江湖。高校之中有江湖的道义,也有江湖的规矩,但像武侠小说中的江湖一样,充斥着剑客、庸人、恶棍和骗子,演绎着各种各样的故事。通过这些故事我才知道,我们今天所看到的历史,基本上都是假的。 ??<bV?
前文中我说道,到北师大以后,我才知道那些挂在启功名下的博士生们其实都是聂石樵先生和邓魁英先生夫妇二人指导的,只是这些事情外人不知道而已。今天你到北师大中文系去,看看中文系古典文学方面教学的主力军,几乎都是聂先生和邓先生的学生。当年北师大中文系申请博士点的时候,启功先生已经是中国书协主席,俗名大得不得了,所以想以启先生的名义申请。但启先生不愿意,一则因为年纪大了,精力不够,招了学生无法指导;二则启先生觉得自己高中都没有念完,哪里能够指导博士?因此,启先生就想拒绝。聂先生比启先生小十几岁,是启先生教过的学生,又是中文系古典文学教学科研的绝对主力,就去找启先生,说您要是不愿意带,招进来以后我帮您带,因此启先生才答应做博导了。但指导博士生是一件十分繁重的工作,那时候还不像现在,一个博导一年可以招好几个,几年下来有十几个甚至几十个。那时候博士生导师一年只有一到两个名额,如果没有合适的学生宁可不招,将名额浪费掉。博士生的论文字数也有规定,一般要在12万字以上,像我的博士论文就写了16万字。从进校开始,导师就要与学生讨论学位论文的写作问题,选什么样的题目,从哪个方面入手,不断地讨论,列出提纲,反复思考修改,最后定下来。而博士论文导师每个字都要看,字字推敲,工作量之大可以想见。所以那时候博士生导师是一个很好的名称,哪里像现在这个样子!我的毕业论文草稿,聂先生每个字都仔细推敲,稿子上先生用铅笔密密麻麻地划了许多线条、问号之类,每个问号都代表一个疑问,先生都要和我仔细商讨,这样一直持续了几个月,才最后定稿。所以,我的博士论文倾注了聂先生大量的心血。我的论文如此,以聂先生的为人,其他挂在启功先生名下的学生的博士论文也肯定如此。这样的指导方法,要想多带博士生也是不可能的。那时候,聂先生已经六十多岁了,也是一个老人了,但相比启先生而言他还算年轻,他是在为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干活,一干就是多年。 焫 H?c!?
聂先生为启先生承担了这个任务,就说话算话,一直带到1991年。我参加过两次启先生博士生的毕业答辩会。答辩会一开始,启先生就站起来说:今天在这里举行某某同学的毕业论文答辩。我要先声明,某某同学之所以能够毕业,完成学业,都是聂石樵先生的功劳,我只是挂名而已。然后开始答辩。吴龙辉师兄毕业答辩的时候,我当答辩的书记员,全程记录,并和启先生合了影。后来,答辩的主角当然变成了邓魁英先生。1994年我毕业的时候,特别想留校,聂先生也非常希望我能留在系里工作,可怎么也和教研室主任说不通。这位教研室主任是我的老乡,说什么也不原意再留聂先生指导出来的学生,因为不论是启功先生名下的学生还是聂先生自己的学生,都是聂先生的学生,都是“聂家军”。聂先生平时就不愿意和别人争什么,此时也很无奈,就对我说:你自己出去闯吧。我因此而到人大去了。 ?*媩?lt;"!?
我是农民的孩子,虽然也有点虚荣心,但还没有发展到很严重的程度,对人对事一直比较平实。可后来我发现周围的许多人都不是这样,即使已经是名牌大学的教授,虚荣心却依然很盛。攀炎附势大概是许多人的天性,所以对人只吹嘘大的、空的,而不说实际情况。特别是面对那些不了解情况的外人的时候,牛皮吹起来没有了边际。当然,不是所有的中国知识分子都是这个样子,可这样的人实在太多。我后来才知道,学问和教养是两回事,有学问不一定有教养,有教养也不一定就是文化人。 慇矚?CM
在启先生去世前不久,荒诞的戏剧越来越多,连多年来一直反对、诽谤启先生的人都成了启先生的亲朋好友。前年启先生寿诞的时候,师大为启先生举行了一场生日庆祝会,坐在主席台上的人大都是和启先生不沾边的人,更包括一些多年来骂启功先生的人。而聂先生和邓先生居然连个末座都没有,到场之后,只能在会场的最后一排站了一会儿,默默地看着他们的表演。那些在台上的人所说的全都是多年来启先生如何对自己好,如何教导自己,自己如何受益匪浅之类。聂先生和邓先生站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j??9
人啊! ?炣5T?
如果你不知道聂石樵先生和邓魁英先生,就去读读他们的著作。二位老人的研究范围囊括了从先秦到晚清的几乎全部中国古代文学史,在每一个领域都有非常高的成就。聂先生是一个典型的儒生,彬彬君子,从不与人计较名利。因为早年在辅仁大学的时候启先生给聂先生上过课,聂先生一直将启先生当长辈看待,默默为启先生做了那么多事,从来没有在外面炫耀过自己。1998年师大百年校庆的时候,学校印了一本册子,选了中文系的几位老教授,其中就有聂先生。那张照片的下面的说明文字,说聂先生是师大的“老雷锋”。我十分幸运,能拜在这样的老师门下,不仅学会了做人,也知道该怎样做学问。刚刚入校的时候,聂先生要我选择博士论文题目,我不知道应该选择什么,先生说:应选择那些对中国文学史影响巨大的题目,不要怕别人都研究过,也不要怕三年下来没有多少收获,只要三年之后你终身受益就行。因此,我在先生的指导下选择了《诗经》作为自己的博士论文研究方向。读博士的三年是我一生最幸福快乐的三年,几乎每个星期我都要到先生家里去,和先生探讨问题,聆听先生的教诲。先生辛勤教学耕耘半个多世纪,著作达四五百万字,涉及到中国古典文学的所有方面。这样的学者,在当代中国少有人及。但先生的名声只限于中国古典文学专业领域,外边少有人知。先生一生淡泊名利,从来不和别人争什么。从先生身上,我才知道什么叫儒雅君子,什么叫博学多才,什么叫慈祥,什么叫淡泊,什么叫平凡的伟大。从在辅仁大学读书,到解放后在师大教书,聂先生和邓先生一直对刘盼遂先生非常尊敬。刘盼遂先生是当代中国最杰出的古籍整理专家,王国维的亲传弟子,学问风格也继承了王国维的风格,平实而博大。聂先生和邓先生经常到刘先生家里去,欣赏品读刘先生的珍本藏书,听刘先生指点,一直到文革开始后刘先生被活活打死。刘先生被打死的时候,刚满70岁,家中的丰富藏书被洗劫一空。康生听说刘先生死了,立即派戚本禹到先生家里去抄家,实际上是去挑书。刘先生所藏的几十部宋版、元版和明版图书全部被挑走。文革后,这些书有一部分还了回来,放到了师大中文系古典文学教研室。一部宋版的《十三经注疏》被国家图书馆拿走占有,只给了刘先生的儿子5000元了事。1993年我的博士学位论文做开题报告的时候,邓先生把我带到教研室中的书柜前,从中取出一部元版书,说:“三桂,你看看这上面是什么?”我打开一看,书的第一页上钤了不少收藏印,其中一方是“大公无私”,下面一方是“江青”。邓先生再拿起一本书,我翻开一看,第一页上钤着“天下为公”,下面一方是“康生”。我看了,不禁哑然失笑,又感到无比的悲哀。刘先生去世三十多年,聂先生和邓先生始终不忘恩师,花了很大功夫搜集整理刘先生散见于各刊的文章,将其整理成《刘盼遂文集》。因为刘先生还是一位文字学家,对古代史料非常熟悉,随手引用,信手拈来。可校对的时候要花大量的功夫。聂先生一边教学,一边整理,实在忙不过来,让我也帮着校了一次。学术著作不赚钱,出版社不愿意出,聂先生又费尽心力,到处求情,才让北师大出版社答应出版。《刘盼遂文集》出版后,聂先生将所有稿费全部给了刘先生的子女,自己没有拿一分钱。 ?伀}靲羑 淘宝网女装保湿什么牌子的眼线液好眼膜去皱效果最好的眼霜bb霜二次清洁什么牌子好排行榜男士面膜推荐胶原蛋白粉排行榜最新数码新闻适合30岁的眼霜排行榜哪种面膜效果比较好
住在聂先生家对面的萧先生也受到了聂先生和邓先生的悉心照顾。萧先生是师大中文系的老教师,以前给二位先生上过课。萧先生退休多年,虽然有儿女,但关系不好,很少来看望老人,聂先生和邓先生成了老人的精神寄托。萧先生家中有一个保姆,平时照顾萧先生起居,聂先生和邓先生随时都在关注着萧先生的动静,许多个春节除夕都是聂先生陪着萧先生过的。有一年,萧先生病了,想到校外的医院去看病,又没有人陪,就叫聂先生和他一起去,聂先生答应了。二人到了医院,医生给萧先生做了检查,然后看着两个人,问萧先生:“您多大岁数了?”萧先生回答:“我八十六了。”医生又问聂先生:“您多大岁数了?”聂先生说:“我六十八了。”医生又问:“你们家就你们爷儿俩?”聂先生说:“是,我们家就我们爷儿俩。”2002年萧先生去世,除了中文系做了一些安排,其余的丧事全都是聂先生帮着安排的。萧先生去世后,每到春节,聂先生都要在萧先生家的门上贴上春联和红色的门心,年年不拉下。萧先生虽然走了,聂先生仍然挂念着他。 ?NI?c1籮
邓先生是聂先生的同窗,当年北师大有名的才女,不仅学问渊博,而且讲课水平极高,凡是听过邓先生课的人无不由衷钦佩。更为难得的是,邓先生里里外外一把手,不仅要教学,还包揽了全部的家务,学术研究也没有拉下,是中国古典文学研究领域公认的著名学者。我虽然没有听过邓先生的课,但经常和邓先生聊天,先生敏捷的才思和渊博的知识让我无比钦佩。邓先生还是一位慈母,对儿女,对孙子孙女都尽心尽责,年逾古稀仍然坚持帮启功先生指导博士生,还帮着儿女带孩子。 镓 45鱊裟
客观地说,启功先生和聂石樵先生在学术上各有所长。启先生更富于文学艺术之才,善诗歌,懂绘画,懂书法,鉴定书画本来是捎带着玩的余事,是和前辈高人学习熏陶得来的,见得多了,自然懂得其中的奥妙。再加上丰富的学养,许多东西只有像启先生这样的人才能搞得懂,没想到后来得到充分发发挥。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的七人小组成员各有所长,刘九庵先生干古董的出身,眼力毒,看东西宽泛,过一眼就知道真假,尤其对明清绘画有专长,像对八大山人的研究就非常到位,弱项是不善文章。谢稚柳出身富家,交际又广,所以眼力很好。启功先生于古书画史洞悉甚详,长于考证,别人解决不了的东西启先生往往可以解决。耿宝昌先生得孙瀛洲先生的真传,看瓷器一眼活,基本不走眼。至于写字,启先生的童子功非常出色。看他早年的书迹,已经是当今的许多“书法大家”们难以企及了。许多人对启先生的书法颇有微词,以为是新馆阁体,说归说,你来写写看?启先生五十岁到七十五岁之间所写的字,当代中国除了启先生,没有一个人能写。很多人都在模仿启先生,但只能得形而不能得神,这主要还是因为学养不够,细微处见精神的东西难以理解的缘故。启先生晚年的书法走下坡路,那是因为年纪太大了,精神跟不上。任何人老了都是如此。只是启先生用来修身养性的写字功夫,后来居然为他博得如此大的名声,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但书法对启先生来讲是俗名,启先生从来没有将它放在心上,始终认为书法不过是小道而已。事实上,将启先生想成一个书法博导,无疑是对启先生的侮辱。聂先生的学问,除了多年的勤奋和敬业,在师承上更多地来自刘盼遂先生。刘先生的学问朴实无华,聂先生的学问也朴实无华;刘先生一生不知道书本以外的世界,聂先生也和刘先生差不多;刘先生学问极其渊博,音韵、训诂、校勘、史料无一不精;聂先生也渊博之极,从先秦到晚清,几乎所有的文学史料他都熟读过,并有自己的深刻理解。我们读聂先生的巨著《先秦两汉魏晋南北朝隋唐文学史》,就可以知道聂先生对于历代史料的熟悉和掌握。再读他的《古代小说戏曲论丛》,就可以知道先生对小说戏曲的深入研究。在古籍整理和研究方面,刘先生是位通才;而在中国古典文学史的研究方面,聂先生也是一位通才;刘先生做学问极其认真,笔不轻下,凡成文字必然深思熟虑;聂先生的文章著作也没有一句空话,句句朴实而耐琢磨。浮躁的学问是垃圾,是过眼烟云,而《刘盼遂文集》所收录的文章足以使刘先生流芳百世。聂先生用大半辈子心血熔铸成的篇篇文章、本本著作也将流芳百世。 暁i~[ARL織
在求学的道路上我一直很幸运,遇到了两位好老师。在四川大学读硕士的时候,导师蒙默先生完全用传统的方法让我读书。一进校,蒙先生就让我从历史系资料室中借来线装本的前四史来读,不准我阅读中华书局的标点本。开始的时候,我还有点不理解,到后来我对蒙先生感激不尽,因为从此以后我阅读古籍轻松自如,甚至只喜欢阅读不带标点的线装古籍。解决了基本的阅读能力问题,研究起古代文史当然比较方便。再就是聂先生。只是这些年来,我为了生活而忙于俗务,对学问下的功夫太少了,很对不起先生的期望和栽培。如今年逾不惑,只有更加努力!诗词文赋的功夫,我这一辈子都没有指望赶上启先生。至于书法,我的字虽然富于书卷气,但和启功先生中年时候的字差得太远,还得努力努力再努力!至于别的“大家”,就算了吧!



原作者: 雒三桂
来 源: 启功与聂石樵
共有5662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 上篇文章古籍拍卖已成气候行家看好古籍升值潜力
  • 下篇文章休闲体育话风筝

     






  • Copyright:柳泉书画院聊斋画廊 版权所有
    www.lqart.com 鲁ICP备05004314号
    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鲁泰文化路505号 (体育场对过)
    联系电话: 15314262888 邮编:255100
    联系信箱:lqart@126.com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