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艺术家
山 水
花 鸟
人 物
册页卡纸
对 联
鼻烟壶
画廊资讯
画廊简介
中国油画与自我认知:关于1980-1990年代的中国油画 ::聊斋画廊
 
—最热文章—
 
1. 吸吸呼--怎样练好郭林气功 [16244]
2.  马子跃 [6441]
3. 介壳虫如何防治 及防治办法 [5562]
4. 专家谈经鼻烟壶投资 价格翻番估出1万... [5007]
5. 山东省美术家协会第五届领导班子成员名... [4959]
6. 兰花:最怕的茎腐病! [4928]
7. “通风透气”是养好兰花的一个重要环节 [4829]

 
|   书画资讯   |   |   画廊资讯   |  
|  书画资讯>>书画博览>>中国油画与自我认知:关于1980-1990年代的中国油画
中国油画与自我认知:关于1980-1990年代的中国油画

2004-6-24


现代主义在艺术领域面对的两个问题,一个是个性,一个是形式。形式的不断扩展使架上艺术走向自己的边缘,对中国油画而言,谈论我们在形式方面的创造并希望以此重建在世界艺术中的辉煌,并没有多大意义。原因很清楚,以架上艺术为代表的现代艺术,其浪潮已逝,而欧美艺术家在此阶段的成就已成为历史高峰而不可企及。艺术创造一旦成为高峰它就永远是高峰,只有并列没有超越。中国人只有在当代艺术中才有机会去争取历史的光荣。对这方面的看法,本文不拟展开,只想从个性问题的角度,来讨论中国油画从1980年代到1990年代的变化。
  在西方现代艺术中,个性解放、自我表现等等,是通过形式独创来实现的,形式成为个性的孤岛,如凡·高的笔触、恩斯特的皴擦、波洛克的滴彩等等。对中国画家而言,个性价值的体现,并不在这种现代美术史意义的形式创造,因为在中国现代艺术真正开始之际,西方艺术已经向后现代艺术转型。
  个性问题对中国人具有特殊的意义。在“五·四”运动中,个性自由、个性解放便成为一个激励人心的口号。娜娜从“玩偶之家”中的毅然走出,乃是一代青年争取自由解放的象征。但“娜娜走后怎么办”的现实问题,则令人瞠目,阻止了我们对个人性和社会性相互关系的继续思考。当我们认定个人解放只能通过社会解放来实现的时候,我们并没有想到社会解放的结果可能根本就排斥个人解放和个人自由。有一个问题我们始终没有提出,那就是“娜娜解放以后怎么办”,她是齿轮、螺钉还是独立存在的个体?
  1980年代以前的中国油画谈不上自我表现,1970年代浙江美术学院罗马尼亚专家油画训练班只因对画面结构的注重,至今未得到正确评价。在1950-1970年代油画创作中,除了静物画和风景画中有少量艺术家在悄然谨慎地借鉴印象派和早期现代主义写实技法之外,中国油画家基本上与现代艺术无关,只是作为一个宣传群体,宣传革命、宣传革命历史与革命成就、宣传革命领袖人物,特别是伟大领袖毛泽东。
  1980年代中国油画的成就是人性复归的成就。在“伤痕-乡土”艺术阶段油画创作中,其动人之处都是对普通人的关注。从红卫兵、下乡知青到农民、藏民,他们的生存状况和生活情景,成为官方接受、百姓喜欢、知识分子借以阐发人文情怀的题材,其共同的焦点乃是对“文化大革命”践踏人性的初步反省。在此之后,中国艺术再也没有出现过社会上下一致认同的类似焦点,尽管中国油画界呼唤力作的声音时有所闻,但这种引起全社会产生反响的力作恐怕不会再现。
  正是“伤痕艺术”和“乡土艺术”的人本主义精神,引动了艺术家对个性问题的关注。值得一提的是程丛林的《同学》组画,这种以具体个人为对象、以身边生活为题材的作品,包含着从关注社会到关注个人的转变。在当时,这些作品没有引起太多的注意,但看看后来新生代对近距离生活的表现,这种转变的意义就会显露出来。
  “自我表现”作为创作的动机,在85'新潮美术运动中被响亮地提出。在所有反传统的口号中,这是最有社会意义的,上承“五·四”运动没有解决的个性问题,下接乡土时期浅尝辙止的人权意识。从星星画展、野草画展开始,自我表现在中国油画中的体现就和西方现代艺术中的表现主义与超现实主义关系密切,其主要原因乃是当时的艺术青年大多数为学院出身,其写实技巧加上观念更新,最好借用的武器就是现代艺术中不脱离写实性的表现主义与超现实主义。“自我表现”在1980年代中期所引起的争论,远远超过了1980年代初期关于“形式美”的讨论,因为这一争论触及的问题对中国社会和中国文化而言是更为根本的。但局限于历史情况,争论只是对“艺术需不需要自我表现”这一浅层提问的表态,并未深刻反省其间蕴含的历史问题,也并未深入探讨艺术与自我认知的关系。而从创作成果来看,新潮美术家所强调的自我,乃是一个放大的“我”字,是某种哲学人生观的代言人(比如萨特的存在主义哲学)。在新潮美术家看来,历史、传统、社会乃至公众,都是有问题的,需要通过艺术创作去反叛、去挑战。而作为反叛者和挑战者的自我则被假定为自明、全能和没有问题的主体。由此新潮美术家成为反英雄的英雄,尽管他们也有精英的孤独,但“自我”在这里是一种假设,假设的前提是个人对社会、对历史的整体了解和宏观叙事,相信一种思想、一种理想可以解释整个世界和全部历史。在这一点上,我们和古代哲人没有什么区别,他们只不过相信一种元素或一种宗教可以达到自明与全能。这就是我们回头看当年的作品总感到夸张和矫情的原因,并不是艺术家的历史责任感不真实,而是他们的自我认知是虚幻的。淘宝特卖效果好的好用晚霜推荐去角质好用化妆水外用减肥身体去皱什么牌子好毛孔怎么样可以快速减肥御淑堂怎么样什么眼霜去细纹好好用男士洁面产品推荐美体产品哪种好
  现代主义运动是一个普遍的人权解放运动。人的解放不是西方民族的专利,而是全人类的历史进步。问题在于普遍性原则忽略人的多样性。而平权的解放运动也达不到启蒙主义关于人类“自由、平等、博爱”的目标,于是差异性原则自然会作为人权意识的重要补充在当代凸现出来。与此相应的则是关于人的局部性的认识,或者说,现代主义那种扩张的确定的自我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一方面是由于科技发展人的自然形象可以按照主观愿望加以改变,自我认知越来越受科技文化的影响;另一方面则是由于文化信息的全球化,文化资源更容易为个人所利用,但也由此而使个人变得更加有限和更加局部。在一个信息极为丰富的时代,个人很难从整体上把握世界,我们已经很难像马克思格言所说的那样:“人类的一切我都不陌生”。人和世界的关系正在发生深刻的前所未有的变化,人的局部性和自我的不确定性消解了当代艺术也消解了中国油画对于宏大叙事的关注。
  自我认知的局部性并不是悲剧,甚至还可以成为乐观主义的理由。因为自我不再自明的时候,自我也就成了问题,我们正生活在问题之中,我们自身也就是问题的一部分。从某种意义上讲,当代艺术是关于问题的艺术。人口增长、资源匮乏、环境污染、温室效应、物种灭绝,这些是人类首先必须面临的生存问题,也是地球村意识取得广泛认同的原因。原子武器的发明与发展,让人类陷入可能为自身所毁灭的境地;恐怖主义的出现,让个人失去国家法律的保护而随时面临危机。经济发展使城市成为当代文化的中心,乡村文化、民间文化和草根文化不再具有独立发展的可能性,而日益扩大和增多的城市则集结了数不清的问题:贫穷、犯罪、吸毒、暴力、失学、失业、交通堵塞、人居恶劣、官僚腐败、道德沦丧等等。更进一步,当商业文化、广告文化、流行文化、明星文化、影象文化、数字文化铺天盖地卷席一切的时候,精英文化、高雅文化、大学文化和艺术文化受到极大的冲击。在如此之多的社会、文化和精神问题危及生命、威胁生存、抑制精神的时候,艺术必须也只能成为对问题的反应。由此,现代主义对于艺术非相关性的本体论追求失去针对性,艺术只能以低俗化的姿态,重新回到现实,成为关注生活和反省生活的生存方式,成为人直面问题世界也直面问题自我的生存方式。
  在1990年代的中国油画所表现出来的人格倾向和自我认知的确是令人遗憾的、不完整的和有问题的,唯其如此,它才是真实的和具体的。在这里,文化问题的针对性也就是人格问题的针对性,我们在对问题进行艺术解决的时候,既是对现实可能性的尝试,也是对精神可能性的探索。
  唯一应该警惕的是,在经历了国家化对个人性的并吞之后,我们正在面对国际化对个人性的遮蔽,而艺术之所以有力量,就是因为它始终和个体的生命需求、生存经验和精神追求联系在一起,成为人的自我认知的历史见证,观念艺术如此,架上艺术如此,中国油画当然也是如此。

原作者: 王林
来 源: 《艺术当代》2004年第1期
共有3792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 上篇文章工笔画最受群众欢迎---喻继高访谈录
  • 下篇文章抱冲斋艺谭(二)——范 曾 专辑

     






  • Copyright:柳泉书画院聊斋画廊 版权所有
    www.lqart.com 鲁ICP备05004314号
    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鲁泰文化路505号 (体育场对过)
    联系电话: 15314262888 邮编:255100
    联系信箱:lqart@126.com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