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艺术家
山 水
花 鸟
人 物
册页卡纸
对 联
鼻烟壶
画廊资讯
画廊简介
清代宫廷绘画的真伪鉴别::聊斋画廊
 
—最热文章—
 
1. 国家文物局公布书画作品限制出境标准 [13904]
2. 歌唱中的喉音问题及解决方法哼鸣练习 [5326]
3. 民间收藏九成是赝品? [4459]
4. 梵高画价为什么这么高 [4330]
5. 三寸金莲也能投资 [4083]
6. 明清民窑青花瓷价位走势看涨 [4057]
7. 著名书画家作品限制出境标准 [3878]

 
|   书画资讯   |   |   画廊资讯   |  
|  书画资讯>>书画博览>>清代宫廷绘画的真伪鉴别
清代宫廷绘画的真伪鉴别

2005-6-1


清代的宫廷绘画虽然距今的时间不算太长,但是已有不少伪作存世。这部分伪作按照出现的时间来看,大致可以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晚清至民国初年;第二阶段是近些年。下面分述于后:

第一阶段

其伪作出现的时间是晚清至民国初年,即本世纪初至本世纪二、三十年代。这部分书画伪作大都将其称之为“后门造”或“后门”。所谓“后门”,指的是北京皇城处于中轴线上的北门地安门,它相对于天安门而言。在以上的这段时间里,地安门附近开设了很多古玩店,除去买卖从宫中流散出来的书画、器物外,还制作仿宫廷藏品的伪画,其中主要仿制清代“臣字款”的书画作品。“后门造”的伪作以仿郎世宁的画幅最多,一般均是高头大卷,装裱极为富丽堂皇,轴画多用黄绫,轴头多用象牙、陶瓷、牛角、红木等。总而言之力求豪华,让购者深信它是宫中收藏之物。但是关键的图画部分,就显示出临仿者西画功力差的致命弱点。这些作伪者大都没有学过欧洲的素描画法,对于光影明暗并无理解,所以反映到画上,显得十分生硬。无论是描绘人物、动物、器物和树石等都是如此。另外从装裱形式上看,也显得有点过分,太火气。

参与“后门造”制作的除去很多无名的画家外,也有一些在画坛上颇具知名度,如祁昆(公元1894—1940年)、马晋(公元1900—1970年)等。

第二阶段

本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市面上出现了若干一米左右见方的绢本绘画,所画的内容都为人物和骏马,画上亦钤宫廷收藏印章,装裱并不过火或豪华,颇能乱真。下面分析若干具体实例。

此图现在国外,画的是乾隆皇帝的骑马戎装像,题材与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那幅应为郎世宁所画的《大阅图》轴(又称《乾隆皇帝戎装像》轴)颇为类同,但两幅画中的人物与马匹的方向正好相反;二图的尺寸也相差较大。为叙述方便起见,北京故宫博物院旧藏的那幅称为旧图,另一件流散国外的那幅作品称为新图。

猛一看图片,新图有似曾相识之感。但经仔细捉摸,就觉得与常见到的清代宫廷绘画,还是有些差距。总的印象是:人物和马匹稍有不协调之感,诗堂上的满文潦草,书写不够正规,装裱式样太花哨,有点过分。当然这些仅仅是观看后的直觉而已,要鉴别它的真伪,还必须有更加过硬的理由和证据。

  我于是将所编著之《清代宫廷绘画》(文物出版社1992年版)一书取出,先翻至王致诚所画的《十骏马图》册那页,对照旧图、新图中乾隆的坐骑,可以认定旧图中画的是名为“赤花鹰”的那匹马,而新图画的是《十骏马图》册中名为“雪点雕”的那匹马。新图的马与《十骏马图》册中的“赤花鹰”两匹马身上的毛色花纹相同,完全对得上,事情到此似乎可以下此图是真画的论断了,但是画面中的另类气息仍然令我不安。我又翻到郎世宁所画的巨幅《哨鹿图》轴局部那页,问题就看出来了:乾隆皇帝等行进队伍第二人的坐骑,与新图中的那匹马完全一样,仍然是那匹“雪点雕”。再仔细检视,发现了更多的问题,新图中乾隆皇帝的箭囊,是从《哨鹿图》轴搬过来的,新图中乾隆皇帝手持的长矛,是从《哨鹿图》轴第一人手中搬过来的,而新图马匹上的佩饰则是根据旧图摹绘的。新图中骑在马上的乾隆皇帝,是将旧图中的乾隆形象左右反了个个儿画上的。如此对照比较后,可以说是真相大白了。 哪个好男装搭配不错保湿隔离霜排行榜润肤美白保湿面霜左旋乔莎眼霜怎么样有效粉底什么牌子好日霜推荐补水眼膜排行榜吃什么食物可以减肥

现在便可以把这幅《乾隆皇帝戎装像》轴的作伪经过大致描述出来了。作伪者先将刊登于《清代宫廷绘画》中的相关图片拍成幻灯片,然后投射放大在绢上,再根据投影用笔勾画出轮廓及某些细节部分,并对照画册着色,画完后加盖清宫藏印若干方,最后用了一些 云龙纹样的织物将其装裱起来,完成了全部的作伪过程。

作伪尺寸似乎也颇可怀疑。清代宫廷绘画,不是小巧的册页或手卷,就是真人真马大小的巨幅。像如此一米多见方的画幅几乎没有见到过。按照这个事实可以作如下的推测:作伪者将幻灯片放大时,一米多见方是其最佳的距离。

从所达到的效果来说,作伪者是花了很大的心思的,包括收集资料、拍摄幻灯片、放大勾稿、落墨设色、细部刻划、仿旧装裱等等一系列步骤,都是经过细心策划安排的,可谓煞费苦心、机关算尽。不过最终还是被识破。

由这件作品使我联想到1998年及1999年分别由北京某拍卖公司曾经拍卖的两幅清代宫廷画:其一是署名张为邦的《《乾隆御骑图》横幅,尺寸也这样不大不小的,两匹骏马似乎有一定的来源根据,画面上也钤有乾隆藏印若干方。我是先从拍卖图录上看到了那幅画,后来又去拍卖预展会上看到了原作。当时就心存疑惑,但是又没有直接的证据可以否定它。现在我可以明确地说,那幅署名“张为邦”的作品也是近人的伪作,甚至作伪者就可能与《乾隆皇帝戎装像》轴的作伪者是同一伙人;其二是佚名的《乾隆像》轴,但是画上人物的面容分明是雍正皇帝的相貌,身穿的朝服也是从出版的图册里拼凑而成的,也应当是一幅近年作伪的清代宫廷画。以上这几幅画的作伪者,与二、三十年代“后门造”的作伪者已经有了很大的区别,他或他们应当都受到过系统的绘画训练,掌握了一定的素描功夫及人体与动物解剖的技能和知识,而且有机会在博物馆、图册中看到更多清代宫廷绘画的原作和印刷品,所以伪作的水平要超过以往,因而具有较大的欺骗性。
清代宫廷绘画鉴定部分参考资料:
王彦朝:民国时期的书画赝品“后门■”,载《收藏家》创刊号(1993年10月)。
陈重远:仿朗世宁的《百骏图》假赛真,载《古玩谈旧闻》,北京出版社,1996年。



原作者: 聂崇正(故宫博物院研究员)
来 源: 聂崇正(故宫博物院研究员)
共有9341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 上篇文章清代的宫廷画家
  • 下篇文章谁在收藏字画?

     






  • Copyright:柳泉书画院聊斋画廊 版权所有
    www.lqart.com 鲁ICP备05004314号
    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鲁泰文化路505号 (体育场对过)
    联系电话: 15314262888 邮编:255100
    联系信箱:lqart@126.com

    更多